新闻中心

多米互联总裁刘丰枝作客《社论宝典》:用灵活用工新模式解决招聘难招聘痛

2021-01-08

论创新破局,获实践宝典。由社宝科技在2020年推出的高端菁英直播栏目《社论宝典》,自开播以来,在HR圈中受到广泛关注和好评。2021年,《社论宝典》再接再厉,将为观众带来更多专业大咖的精彩分享,力求每一期都让您收获满满实践宝典。


《社论宝典》邀请人力资源行业知名企业、中外知名企业CEO及各行各业人力资源高管等,以创新破局精神为宗旨,针对时效话题、行业热点、未来趋势进行菁英专访,同时提供全面人力资源进阶干货宝典,旨在打造人力资源行业全方位创新栏目。


微信图片_20210108115646.png

 

本期《社论宝典》特别邀请到多米互联总裁刘丰枝,为大家分享灵活用工如何为企业降本增效的话题。刘丰枝曾在NEC、联想、九城关贸等中外知名企业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,曾任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人力委员会委员、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高管教育专家委员会委员,相信他对“灵活就业”这一2020年度热词的解读,定会给你带去不一样的思考与启发。


Q1:疫情之下,企业普遍出现“招聘难”,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的?


刘丰枝:

其实“招聘难”的情况在疫情前就存在,疫情出现后已经不是招聘“难”,而是招聘“痛”,是非常难。究其原因,第一是人口供给减少。90后比80后少了24%,00后又比90后少了16%,20年间代际人口就少了8200万。第二是人口老龄化问题,老年人口占比越来越大。第三,年轻人就业选择变多了,灵活就业、自由职业、互联网平台上直播、网红,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去就业,导致实体企业、线下服务业招聘很困难,成本上升。


 

Q2:面对人口变化和人力成本的上升,企业应该如何应对?


刘丰枝:

大环境对每个企业来说其实都一样,企业要思考两个问题,一个是怎样切实地减少用工,比如是否可以用机器取代一部分岗位;另一个更重要的是从用工模式上进行调整,减少隐形浪费的情况。可以说,劳动力效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

 


Q3:灵活用工、共享用工等新的用工模式未来会成为常态吗?


刘丰枝:

应该必须是常态。从企业的经营模式、服务业的波峰波谷等特征来看,企业要想降本增效,就必须把用工和收益进行比对,有的企业可以精细到按小时比对,算出每小时的用工成本和收益之比,那企业就会发现,他的用工不是按班次来排,而是按小时来排。这种模式就需要采用灵活用工的方式,比如需要用工的那两个小时排更多的人上班,营业额下来的时候用工就减少。

 


Q4:灵活用工在国内外的发展情况如何?


刘丰枝:

在日本、美国,灵活用工的渗透率大约在35-40%,餐饮业、快餐业的基层员工基本上是非全日制,也就是灵活用工的一种形态。这和每个国家的文化与人口实际情况有关,日本比我国更早老龄化,美国基层劳动力非常缺乏,加上他们在财务、税务、支付、结算制度上相对完善,文化层面也普遍被接受。国内渗透率大概不到10%,这其中还包括了一部分派遣的比例。我国的一系列制度正在完善过程当中,预计我国再过5-10年可能会进入那个状态。随着人口收入增长,供给减少,需求增加,各行各业都在发展,整个社会系统会向发达国家的模式上靠,所以说,灵活用工模式在国内的发展潜力非常大。



Q5:灵活用工会给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带来哪些挑战与机遇?


刘丰枝:

就人力资源管理模式来说,灵活用工肯定在成本上有优势,更弹性。但随之带来的问题是,对企业作业流程标准化有更高的要求,因为灵活就业人员的在岗时间短、培训周期短,做的事情就不能复杂。薪酬发放、人员培训、人员管理等也是很大的挑战,做不好的话,将来的管理成本就会上升。



Q6:国内未来哪些行业适合灵活用工模式?并且在使用上具有潜力?


刘丰枝:

未来服务业如果能把岗位通过平台化运作,通过平台去匹配劳动力,像司机、物流配送、送餐、未来的家政、酒店布草等,通过需求和匹配供给做到弹性化、标准化,是有非常大的潜力。

 


Q7:灵活就业人员在社保、薪资方面,和普通就业人员有哪些不一样?


刘丰枝:


挺复杂的。首先,灵活就业人员的工作内容要记录清楚,不管是计时、计价还是计件的,都要通过数字化的手段记录清楚,这是基础。第二是灵活就业人员做完任务后的确认工作,比如说司机是否把乘客送到目的地,服务过程是否合格,是否要有奖惩等等。再来才是薪资结算、社会保障等问题,虽然国家鼓励灵活就业,但灵活就业的社会保障政策目前在国内还没完全明朗。

 


Q8:灵活就业人员在个税缴纳方面和普通就业人员一样吗?


刘丰枝:

不一样。全职员工有累进税率制、专项附加扣除等,灵活就业人员属于复杂就业,其收入中就有成本,比如接单司机要出钱进行加油、保养、修车等,但从国家监管来说,很难统计到每个人的成本,所以采取简易征收的方式。国家鼓励灵活就业,对灵活就业有税收优惠,所以收的税非常少。



Q9:商业保险方面,针对灵活就业人员是否有特殊的方案?


刘丰枝:

灵活就业人员在这方面特别有需求,因为作业过程中比较容易有风险,比如网约车司机、外卖小哥都存在交通方面的风险,针对这个问题,多米在2020年也出台了零工保新产品,“零工保”本质上是按日计算、在线支付、在线理赔的一款意外险,对企业来说它成本很低,但对灵活就业人员又很有保障,这也是产品创新在适合这个行业和场景。



Q10:您如何看待目前的企业数字化浪潮?


刘丰枝:

从两个维度来看。第一是人力资源管理本身的数字化,像交社保、发工资、商业保险、入离职等这些是每个企业都需要做的,这部分的数字化可以帮助企业提高效率,减少作业流程,减少重复劳动。另一方面,数字化不仅能提高效率,还能增强员工体验,像电子工资条、签电子合同,现在的年轻一代都喜欢和习惯于电子化的查看方式。


Q11:如何看待数字化在连锁经营、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应用?


刘丰枝:

连锁行业意味着企业规模比较大,人比较多,数据积累碎片化,人力资源管理如果用线下方式,成本会非常高。同时,企业的灵活就业人员越多,对数字化程度依赖就更多,技术上要求创新。它底层是用工模式创新,上面要有数字化做基础,如果没有基础,灵活就业也很难做。对企业来说,不光是人力资源本身数字化,还包括作业流程的数字化、作业统计的数字化、核算评定的数字化、用户交互的数字化等等。所以连锁行业,做不到数字化管理运营,分店越多成本越高,同时也会限制规模发展。

 


Q12:数字化发展对HR工作意味着什么?


刘丰枝:

在从业者角度有个终极命题叫“数字化到底是取代人还是赋能人?”,我认为,如果你是做简单重复化的工作,数字化将来一定会取代,如果你把这些重复化的事交给数字化的服务商,而去做更有价值的事,那数字化是不能取代的,数字化适合做大规模重复的、通过运算能够解决的事。对人力资源岗位来说,像算薪、发放工资条、缴社保、计算个税这些工作很容易被取代,像招聘、组织发展、文化、培训等,有相当一部分不会被取代,因为这些工作需要去思考、总结、提炼、和人打交道。

 


Q13:多米互联有哪些创新给行业带来变化?


刘丰枝:

我们希望在人力资源行业做出一些创新,主要包括两个方面。第一是众包,我们在不同行业选取一些岗位,通过灵活就业,从企业的角度把固定成本变成可变成本,从而降低作业成本,对灵活就业人员来说,他们可以灵活安排自己的时间,充分利用好这些时间,干更多的活,获得更多收入。比如酒店行业,我们帮助酒店降低单个房间的清洁成本,把原来的雇佣阿姨制变成了灵活就业,通过灵活就业方式让阿姨接单,增加阿姨的收入。 


另一个叫1+N,我们在灵活场景里提供不同的服务,比如零工保、背调通、小微社保通等等,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服务的打通,和客户、合作伙伴们共同促进灵活就业的发展。



社宝信息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

咨询电话: 4001-123330

关注我们